蔣宗恩、杜宏、譚健3人作為業務骨幹-群众老板-平潭新闻网

群众老板-蔣宗恩、杜宏、譚健3人作為業務骨幹

  • 时间:

【一次礼仪课2688元】

利益“共享”讓他們“泥足深陷”

甚至在蔣宗恩被縣監委留置後,杜宏和譚健害怕自身問題敗露,多方聯繫相關人員設法串供,隱瞞違法犯罪事實;併到蔣宗恩家中打探消息,轉移、隱匿涉嫌職務違法犯罪的設計文本、電腦、硬盤等書證物證。

蔣宗恩、杜宏和譚健大學畢業後就在青田縣水利系統任職,一干就是18年。水利水電勘測設計所、防汛防旱指揮部辦公室、河道管理所、水利建設管理站等部門他們3人待了個遍,憑著自身的努力,也學到了本領。但隨著職位的提升,手中的權力也越來越大,他們開始覺得付出與收穫不成正比,心態逐漸失衡,產生了利用自己的專業技術謀取私利的想法。

“與‘大老虎’相比,‘小官大貪’們信奉的是‘官不在小、有權則靈’,縣水利系統貪腐‘窩案’中蔣宗恩、杜宏、譚健原來都是單位的中層幹部,長期處於關鍵崗位,但在辦事過程中,總是以各種理由推諉和拖延,產生了嚴重的‘中梗阻’現象和貪腐行為,結果吞噬的是黨和政府的公信力,啃食的是人民群眾的獲得感。”青田縣委常委、縣紀委書記、縣監委主任周龍說道。

常在“水”邊走 也要不濕身作者:本報通訊員 黃永偉2018年11月至2019年2月,浙江省青田縣河道管理所原所長蔣宗恩、青田黿省級自然保護區管理處副主任杜宏(非黨員)、青田縣水利局行政審批科科長譚健先後因違紀違法受到黨紀政務處分,並因涉嫌職務犯罪被移送司法機關。

這3起與群眾密切相關的案件相繼通報後,引發了青田縣群眾的關註。上述3位“主角”都是浙江省青田縣水利系統原中層幹部、業務骨幹。當年,從同一所大學畢業的3人作為專業技術人才從外省引進到青田縣水利系統工作,本應為當地水利事業作出貢獻,結果卻以這樣的方式“組團”亮相,令人唏噓。

從“圍獵”對象發展成為權力“尋租”

2019年以來,青田縣紀委監委聚焦群眾痛點難點焦點,堅持以群眾最關切、反映最強烈、最急需解決的問題為導向,持續發力、精準施治,堅定不移懲治腐敗,共立案72件,黨紀政務處分63人。多舉措從嚴整治“中梗阻”突出問題,切實加強行政權力運行監督,推動構建“親”“清”新型政商關係,較好解決了少數黨員幹部中存在的“推、拖、卡、拿”等影響經濟社會發展環境的突出問題,積極營造黨員幹部勇於擔當、幹事創業、清正廉潔的工作氛圍,推動各項政策落實在“最後一公里”,切實提高群眾滿意度和幸福感。(本報通訊員 黃永偉)

2013年,蔣宗恩、杜宏、譚健3人利用職務便利,向工程項目老闆葉某索要《青田縣2013年中央財政小型農田水利重點縣專項資金建設工程》高效節水灌溉項目、山塘綜合整治項目、灌區改造項目的編製業務,併在該項目中為其提供幫助和照顧,共同收受好處費23萬元,其違法所得被3人均分和共同消費。

慢慢地,不管生人熟人,都要“卡”一下,不管大小工程,都要“吃”幾回,不論是在工程審批、立項、資金撥付方面,還是設計變更、竣工驗收等環節,都無一例外地要“撈一筆”。如果未得到足夠利益或未滿足要求,就採取故意拖延等自認為聰明的“好辦法”,“拿錢才辦事”儼然成了他們的“標簽”。

特別是在工程檢查、完工驗收等階段,一筆筆自認為是理所應當的“感謝費”又撐大了蔣宗恩等人的“胃口”。收受紅包時,從一開始的戰戰兢兢逐漸變得心安理得。在3人看來,自己行使職權,為他人提供幫助,得到回報是很正常的。

經查,蔣宗恩、杜宏、譚健3人利用職權,從一開始為他人編製河道保潔項目投標文件,承接與自己職權相關的營利性項目,慢慢到明目張膽索要農田水利開發項目編製業務,收受好處,還美其名曰:憑“本事”開闢出了一條“生財之道”。

他們找到了靠權力和技術發財的“捷徑”

2014年至2015年,譚健在擔任青田縣小型農田水利重點縣建設領導小組辦公室成員、青田縣河道管理所所長、青田縣水利樞紐景觀工程建設指揮部工程管理科科長期間,伙同杜宏為詹某在多個項目上提供幫助和照顧,並與杜宏多次收受詹某所送的好處費計36.5萬元。

“靠山吃山,靠水吃水”,本是一條重要的生存經驗,但這個經驗卻被蔣宗恩、杜宏、譚健3人挪到工作中“發揚光大”。

2016年,蔣宗恩任青田縣河道管理所所長期間,利用職務之便,在東源東坑口輝綠岩礦防洪影響、貴嶴鄉卓山輝綠岩礦防洪影響兩個項目的審批過程中,故意拖延審批時間,藉機索要、接受工程老闆陳某、張某宴請、紅包、禮券等,達到目的後,才通過審批。

蔣宗恩、杜宏、譚健3人作為業務骨幹,既是縣水利系統的中層幹部,又是項目評審專家組成員,官小權“實”,所以,他們不管是在水利水電勘測設計所的技術崗位,還是在防汛防旱指揮部辦公室、河道管理所、水政水資源科的行政管理崗位,請吃、陪玩、拉關係的人經常有,接觸的老闆也多,經常出入一些飯店和娛樂場所,跟各色各樣的人稱兄道弟,時間一長,他們不免飄飄然。

2016年上半年,時任青田水利局水政水資源科副科長(主持工作)杜宏在日常監督管理中排查發現青田縣上湖口自來水廠取水許可證已經到期,在聯繫該廠要求換取水許可證的過程中發現上湖口三期擴建正在實施,就多次催促負責該項目的城建重點項目建設指揮部儘快辦理水資源論證審批,並告知如不開展論證就要發停工通知書,藉此將《青田縣自來水廠取水工程水資源論證報告書》編製業務推薦給蔣宗恩。蔣宗恩完成編製業務後,分三次送給杜宏好處費共計5.5萬元。

俗話說:“物以類聚,人以群分”。蔣宗恩、杜宏、譚健既是同學,又是同事,他們之間的相同點和“共鳴”之處,正是貪欲和利益。

一個縣的水利系統,就有3名重點崗位的中層幹部涉腐落馬,涉案金額上百萬元。這些業務骨幹“官”雖不大,權力卻不小,浙江省青田縣發生的這起窩案,集中反映出水利系統在項目審批、規費收取、資金管理、工程建設、物資採購等環節依然存在著較高廉政風險——

“一朝起貪欲,萬事都虛無。”這是杜宏在悔過書中對自己所作所為的總結。正所謂“莫伸手,伸手必被捉”,“抱團”貪腐也必然會“組團”落馬。2018年11月至2019年2月間,青田縣紀委監委先後對蔣宗恩、杜宏、譚健3人立案審查調查。最終,他們3人都相繼墮入了自己挖下的深淵。

2005年10月至2013年5月,蔣宗恩在擔任青田縣水利水電勘測設計所副所長、設計人員期間,利用單位管理上的漏洞,採取直接截留或私下與浙江麗水某工程咨詢有限公司合作等方式,將多個土地開發項目設計費占為己有,涉嫌貪污106萬元。

從剛開始的接受管理服務對象吃請、接受有償陪侍,發展到後面主動讓施工老闆請吃、陪玩、買單,要求項目工程老闆隨叫隨到,3人漸漸生活墮落,不可自拔。

3人的任職經常是前後任,每每是前任的貪腐手法傳給後任,後任取得的利益,又與前任分享,相互勾結,互為依托,“設計、監管、驗收”一條龍“服務”,各種貪腐行為也是“你中有我、我中有你”,逐漸形成貪腐共同體,“聲名遠揚”。

面對蔣宗恩等人的貪腐行為,某工程項目負責人也是敢怒而不敢言:“項目審核、劃撥進度款、工程竣工驗收等,都有求於他們,我們不敢得罪。”

他們的“格言”是:“吃喝一起去,有玩一起上,有錢一起撈”。更有甚者,蔣宗恩曾對某位沒讓他們得利的老闆叫囂,“你得罪了我一個,就得罪了我們仨。”完全肆無忌憚、毫不知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