托马斯·弗里德曼:我觉得:华为也不会死亡-玩什么游戏最赚钱-平潭新闻网
点击关闭

弗里德曼一个-托马斯·弗里德曼:我觉得:华为也不会死亡

  • 时间:

华盛顿发生枪击案

任正非:是的。最好把我也買過去,希望我的工資比庫克少一點就行,我對美國的高工資太羡慕了。

托馬斯·弗里德曼:我發現一個很有意思的事情,歷史上從來沒有見過像華為這樣一家公司,大家對它有如此強烈而又矛盾的感覺。有人說華為是一家偉大的公司,喜愛這家公司。有人說華為是一家危險的公司,從事間諜活動。為什麼有這麼強烈的反差?

托馬斯·弗里德曼:聽到一些傳言,說華為在跟美國司法部溝通,通過和解的手段去解決歷史上美國和華為之間的所有問題。想確認一下,歷史上美國和華為之間有很多問題嗎?有沒有這樣的溝通?如果沒有的話,華為願不願意做這樣的溝通,以解決和美國之間的遺留問題?

任正非:沒有時間和資源去解決。現在我們要補美國實體清單給我們造成的創傷和洞,這是當務之急,而不是想去做其他什麼事情。我們就像這架破飛機一樣,已經被打得千瘡百孔了,必須要把洞補好,否則就飛不回來了。

任正非:對。需要用光纖聯接起來,需要用5G聯接起來,這兩者美國都非常短缺。美國寄希望於6G,華為的6G研究也領先世界,但我們認為6G在十年以後才可能正式投入使用。美國不應該錯失這十年人工智能發展的機會,人工智能的發展速度是3-4個月翻一番,所以我們都要去追趕。可能趕到的時候,我已經不在了,但是人類社會不會因為我在不在而停下發展。

划重點:1、我們可以向美國企業轉讓5G所有的技術和工藝秘密,幫助美國建立起5G的產業來,這樣中、美、歐形成一個三角平衡體系。我們願意這樣做,但要美國能接受才行。

托馬斯·弗里德曼:您在街上被民眾抓到的時候大家會對您說什麼?

托馬斯·弗里德曼:前面跟華為的同事交流,聽華為的故事,包括聽您的介紹,有一點讓我印象非常深刻,華為一路打拚來到頂端。

任正非:現在我們兩人談,不就是公開場合嗎?第一個提供給您。

任正非正在接受採訪 圖源:華為「心聲社區」

任正非:第一,我們還沒有打算把設備賣到美國,因此深層次的矛盾還沒有產生。第二,我們可以向美國企業轉讓5G所有的技術和工藝秘密,幫助美國建立起5G的產業來,這樣中、美、歐形成一個三角平衡體系。我們願意這樣做,但要美國能接受才行。

托馬斯·弗里德曼:有沒有可能由於現在的情況會出現數字柏林牆、出現反全球化?

托馬斯·弗里德曼:我覺得華為也不會死亡,會在危機中生存下去。

任正非:我們是建設支撐人工智能的平台。

托馬斯·弗里德曼:這就是為什麼要5G?

任正非:硬件和軟件平台。我們的昇騰AI集群,1024節點,9月18日發佈,這是目前全世界最大、最快的人工智能平台。我們不是自己來做人工智能的各種應用功能,我們是提供了一個平台來使能全社會的AI。

托馬斯·弗里德曼:如果特朗普說:「微軟,你的Windows不能賣給華為。Google,你的安卓系統不能給華為的手機用。英特爾,你的芯片也不能給華為的手機用。」華為會怎麼做?華為會破產嗎?還是會選擇開發自己的Windows系統、安卓系統和芯片?

托馬斯·弗里德曼:如果Google不把安卓賣或者許可給華為,微軟不把Windows賣給華為,英特爾不把芯片賣給華為,對於這些工人和公司來說都不是件小事,將會帶來很大的影響。

如若基於政治上的安全考慮,大家相互信任度不夠的時候,就會分裂成兩個世界或三個世界。其中美國這個世界也不敢把寶押在一家公司上,美國的反壟斷法就是希望美國體系裡還有另一家公司存在;非美國的體系也希望至少有兩家公司存在。這樣,本來一家公司可以服務全球市場,現在變成一家公司最多只能服務1/4的全球市場;本來全世界只投入一份研發經費,現在要重複投入四份研發經費,對人類社會來說是很多的浪費。

托馬斯·弗里德曼:非常期待今天的採訪,我知道您肯定會如實回答的。那我們就直入正題吧。我之前和您的同事也說過,現在全世界正在上演兩個故事:一是美國和中國之間的貿易之爭;一個是華為和美國之間的故事。從我個人來看,華為和美國之間故事的重要性要高於中美貿易摩擦的重要性。

托馬斯·弗里德曼:您還沒有跟任何美國公司談過這個提議?

任正非:是。托馬斯·弗里德曼:我非常樂意成為華為對外傳遞信息的紐帶。謝謝您!

編輯 | 何小桃 肖勇本文首發於微信公眾號:每日經濟新聞(博客,微博)。文章內容屬作者個人觀點,不代表和訊網立場。投資者據此操作,風險請自擔。

托馬斯·弗里德曼:最後確認一下,與司法部的溝通,談什麼話題有限制嗎?還是只要態度合適,華為什麼都可以談?

提到「深層貿易」,我們之所以能向中國銷售這類「深層技術」,是因為你們沒得選。我們擁有這些技術,如果你們希望獲得這些技術,就得從微軟或者蘋果公司處購買。現在中國也想把「深層技術」賣到美國市場,因為「深層技術」是先進的技術,美國還沒有和你們建立起進行「深層貿易」所需的信任度。因為這個原因,在我看來,要麼解決好華為的問題,要麼全球化就會走向分裂。

托馬斯·弗里德曼:談到這裏,我剛好也在華為,有沒有可能買一份華為股票?

任正非:對,財務會收縮。托馬斯·弗里德曼:無論是人工智能還是下一代技術,應該說都是華為現有業務版圖下的自然延伸,有沒有一些跟華為現在業務布局沒有太直接關係的?

托馬斯·弗里德曼:您的意思是說,如果美國不讓華為進去,他們是跑不快的?

任正非:因為世界都會有兩個極端。如果說「華為是偉大公司」的人不這樣講,說華為就是小松鼠、尾巴大是假的,那麼說「華為是危險的公司」的人也不會說危險了。兩個比賽誰說得更極端,誰就更吸引眼球。

托馬斯·弗里德曼:非常強有力的AI引擎未來十年將帶來怎樣的影響?社會將發生怎樣的變化?

任正非:他們說想跟我拍張照,然後貼到網上去。所以,我一點隱私都沒有,去哪裡都有人知道,他們不只是滿足於拍照,拍完還要貼到網上去。我就像一隻「老鼠」一樣,找不到「洞」鑽進去。

托馬斯·弗里德曼:也就是說,這種條件下您願意跟美國司法部來進行對話?

托馬斯·弗里德曼:之前跟一些中國人聊天時,他們對華為充滿了自豪感,您在中國是不是像搖滾明星一樣,到街上、餐廳里大家都把你當明星看待,像喬布斯、比爾·蓋茨一樣?

2、美國不能抓住微末細節想置華為于死地,如果覺得我們有什麼問題,可以帶着誠意來討論,雙方做出一個合理的處理方案,我認為這是可以接受的。

任正非:剛才我講的,不是我們去美國做生意,是通過轉讓技術支持美國公司在美國做生意。這樣我們提供了一個5G的基礎平台以後,美國企業可以在這個技術上往6G奮鬥。第二,美國可以修改5G平台,從而達到自己的安全保障。跳過5G,直接上6G是不會成功的,因為6G的毫米波發射範圍太短,因此構建一個6G網很困難,而且是十年以後的事了。

托馬斯·弗里德曼:為什麼?怎麼會輸?

任正非:Google、英偉達都能做同樣的事情,只是我們目前做得更好。

任正非:有可能。如果美國政府一意孤行這麼做,就會出現數字柏林牆。美國稱霸全球的公司,市場份額就從全球降到只有1/2,這樣它就要緊縮財務報表,裁掉員工,美國人的生活會變得困難,而不是更好。

任正非:其實我很可憐,上街會被別人拍照,缺少自由。我也不像外國明星一樣有私人飛機,自己跑到哪裡玩一玩,躲過公眾的視野,我連喝咖啡的地方都沒有。我害怕放假,沒地方去,只能在家喝茶、看電視、睡覺,所以假期很難過。馬上放中秋假了,不知道到哪裡去。

任正非:我認為,您的信息轉發出去以後,會發生事情的。美國的人工智能處於世界領先地位,美國的超級計算機是世界最發達的,美國有超級數據存儲能力,但是兩者之間必須要有超速聯接,如果走普通的「公路」,汽車到達時也沒有用了。

任正非:今天下午您可以提任何尖銳的問題,我保證都會如實回答您。

托馬斯·弗里德曼:假設特朗普總統現在就坐在這裏,您有機會跟他直接聊一聊華為的現狀以及華為在美國市場的目標,您會對他說什麼?

任正非:不管誰不賣什麼,都一定會有另外的替代產品產生。我們要相信人類不會滅亡的,在沒有糧食吃的時候,人們吃野果、樹皮,不也活過來了嗎?

任正非:沒有限制。托馬斯·弗里德曼:只要他們來的態度合適,什麼話題都可以談?

任正非:第一,他可能不會坐在這裏。第二,我認為合作共贏是未來世界的走向。我看過您的《世界是平的》這本書,全球化會優化世界資源的配置和使用。比如一個零件,全世界只要一家公司生產就可以供應全世界,那麼其他公司就不會去重複研究,整個社會就節省了研發經費;二是,全球市場足夠大,就攤薄了這個零件的成本,這個東西既好又便宜,就為人類做出了很大貢獻。全球化概念是美國提出的,非常正確,但是要堅持下去。

托馬斯·弗里德曼:我想問的就是這個問題。在我看來,過去三十年,中美貿易交易的大多是表面的商品,比如說我們身上穿的衣服和腳上穿的鞋子。但華為所代表的意義在於,你們向美國銷售的5G技術已經不再是表面的商品,而是「深層商品」。你們現在走在中國的最前端,你們研發出來的許多技術實際上會深入到美國的大街小巷、家庭、卧室,會涉及到個人隱私。這是個新事物。

任正非:我們的生產線可以20秒下線一部高性能手機,生產線上基本不需要人工。如果你有時間,可以去參觀一下。

任正非:只要市場有需求,就會有替代品產生。

任正非:是的。也不一定是思科,亞馬遜也很好,很有錢,蘋果也可以。

托馬斯·弗里德曼:您說的平台是軟件平台嗎?

以下為紀要全文:托馬斯·弗里德曼:非常感謝!今天在華為過得非常棒,與華為團隊的交流非常好。今天上午的經歷就足以寫一本書。

托馬斯·弗里德曼:我想再問一個比較棘手的問題。有一個非常資深的美國政府官員告訴我,華為的PCB板和手機上都可以安裝一個針頭大小的裝置,用於從事間諜活動,相當於一個後門,所以我們不能信任華為。他說你如果知道我所知道的事實,你肯定不會購買華為的手機和5G設備。

任正非:我沒有聽說,我們也不會主動去找美國政府,我們還是繼續走法律程序。在這個過程中,如果美國真正有誠意主動找我們溝通,改變他們現在很無理的做法,我們是可以談的。

托馬斯·弗里德曼:未來呢?是不是兩秒就產生一部手機出來。

任正非:是的。托馬斯·弗里德曼:今天與華為同事交流了解到一點,如果華為能夠通過市場競爭參与到5G網絡建設,可以幫助美國節省2,400億美元的5G建網成本。如果華為不能參与美國5G網絡的競爭,美國會損失什麼?

任正非:不可能,因為您不是華為員工,只有華為員工才可以購買。但是我歡迎您入職華為。

托馬斯·弗里德曼:看今天美國這樣的形勢,美國總統說「不讓華為進來」,「要讓美國的企業退出中國市場」,「無論如何我會贏,你會輸」。您會怎麼看我們?

托馬斯·弗里德曼:在技術領域,您的榜樣是誰?比爾·蓋茨、喬布斯、高登·摩爾、羅伯特·諾伊斯,還是傑夫·貝佐斯?您將誰視為榜樣?

任正非:人工智能。托馬斯·弗里德曼:您能具體解釋一下嗎?為什麼人工智能是華為要攀登的下一座大山?華為會怎麼做?

托馬斯·弗里德曼:現在有沒有華為的競爭對手也在做同樣的快速AI引擎?華為在這個領域是後來者趕上還是引領者?

任正非:是的。托馬斯·弗里德曼:所以我們的下一個問題是,您會考慮讓華為在紐交所或者納斯達克上市以解決透明度問題嗎?

托馬斯·弗里德曼:有意思。如果亞馬遜或微軟想這樣做,付華為許可費就可以?是這樣嗎?

任正非:比如,美國不能抓住微末細節想置華為于死地,如果覺得我們有什麼問題,可以帶着誠意來討論,雙方做出一個合理的處理方案,我認為這是可以接受的。

托馬斯·弗里德曼:不可思議。

任正非:這是一個天方夜譚的科幻故事,如果華為有這麼高水平,還用得着賣5G嗎?任何人在一個公司參觀可能都是高度機密的,唯有華為公司,美聯社參觀的時候,允許他們對我們的整個展廳拍攝,也允許對新5G基站的電路板拍視頻,拍了很長時間,他們還對所有設備都拍了照片。我們是一家商業公司,做這個「小米粒」目的是什麼呢?

任正非:我從年輕時期起對他們都是膜拜的,包括愛因斯坦、圖靈這些偉大的科學家。我年輕時中國的學習環境還比較封閉,我看不到整個世界,但我一貫對這些人非常膜拜,因為他們為人類社會創造了巨大的發展機會。

任正非:美國退出了全球化,怎麼會贏呢?美國擁有很多尖端科學技術,處於世界最高端,就像喜馬拉雅山上的「雪」一樣,雪水一定要流下來,滋潤周邊的田地,生產了莊稼,從莊稼獲得分成,雪水才是有意義的。如果美國不允許山頂的雪融化流下來,山頂上的美國公司是很冷的,員工要吃飯,如果不去澆灌農田拿到分成,他用什麼去買牛排?美國的優勢是高科技,如果高科技不賣給別人,美國的國際貿易就沒法平衡,那美國人怎麼漲工資?

4、我一點隱私都沒有,去哪裡都有人知道,他們不只是滿足於拍照,拍完還要貼到網上去。我就像一隻「老鼠」一樣,找不到「洞」鑽進去。

任正非:這個結論是反過來的,美國會輸。

3、我女兒是完全無罪的,被加拿大政府扣留這點,我是不滿意的。至於國家之間的關係問題,我不太清楚。

任正非:所以,我們本身一直就是傷痕纍纍,也不怕被再打擊一下。

9月19日,華為心聲社區發佈了華為創始人任正非9月9日接受《紐約時報》專欄作家托馬斯·弗里德曼採訪的紀要。任正非表示,華為可以向美國企業轉讓5G所有的技術和工藝秘密,幫助美國建立起5G的產業來,這樣中、美、歐形成一個三角平衡體系。

全球化是有利於人類社會發展的,高科技的優勢在美國,大家都想買美國芯片,美國芯片賣得越多,質量越好,價格越便宜,其他廠家就無法競爭。就像微軟的Windows和Office一樣,全球不可能再產生第二家。

任正非:其實我們也能找到解決問題的辦法。比如,華為多買一些高通芯片、英特爾芯片、Google軟件、微軟軟件,華為多支持一些美國大學教授的研究,而不需要獲取他們的成果……,這些辦法能幫助我們解決問題,緩解我們之間的衝突。

托馬斯·弗里德曼:很有趣。任先生,這是個非常重要的提議。您之前在公開場合提出過這個提議嗎?

任正非:我受寵若驚了。托馬斯·弗里德曼:中美貿易摩擦肯定會有解決方案,例如中國多進口一些美國的大豆,美國多購買一些中國的產品。但在我看來,因為華為所代表的意義,華為和美國之間的故事的重要性其實更高。

托馬斯·弗里德曼:讓我們談談這個話題。這是一個非常有趣的提議。這種情況下,有沒有可能說思科可以通過許可的方式獲取華為全部的5G生產工藝以及軟件?美國公司是否可以基於許可,使用華為技術建設美國的5G網絡?這樣一來,美國就不會擔心華為監視美國了。

托馬斯·弗里德曼:隨着摩爾定律趨近極限,華為要研究的下一個前沿領域是什麼?是6G還是基礎科學研究?您想要攀登的下一座大山是什麼?

任正非:我剛才講了,同意把5G技術轉讓給美國公司。那這2,400億是由美國公司賺了,不是我們賺了。

任正非:未來更厲害,人工更少、生產更先進。但不會是兩秒這麼短時間。

托馬斯·弗里德曼:您剛才提到,如果美國方面能夠改變他們的無理做法,這塊具體是指什麼?哪些東西可以發生變化?

基於供應鏈的自然環境安全考慮,大家不會放心全世界只有一個廠家做這個零部件,不會把「雞蛋」全放在一個「籃子」里,可能會需要另一個替代的廠家,萬一遭遇地震、火災或設備損壞,一家公司無法保證全球供應安全,所以需要兩家供應商來分散風險,這個「安全」是基於自然災害的安全。但研發費用重複投了一次,市場份額減了一半,成本增加了。

任正非:是的。托馬斯·弗里德曼:我迫不及待把消息分享給全世界了。

今日关键词:宣美撞脸刘亦菲